产品中心

<<返回上一页

自己经营老上海家具与整条街的气质颇为匹配

发布时间:2019-02-21 21:21来源:未知点击:

  原标题:老上海家具店:眼力就是生产力据《劳动报》报道,“对一个男人来说,干着喜欢的事,还能养家糊口,就是幸福。”开店当老板,老周觉得自由。不过,当初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经营老上海家具与进贤路的气质颇为匹配,更没有想到,后来这里会变成人气小店一条街。邻居们的小店开开关关,而老周依靠精准的选货眼力已经营了11年。店长档案:老周,奔六上海大叔,从企业辞职后,干过外贸当过房产中介,2005年起因兴趣开店。店铺面积:19平方米投资成本:每月租金、人工3万元左右人工数量:2人经营品类:民国时期为主的老上海家具、家电、

  【摘要】 据《劳动报》报道,“对一个男人来说,干着喜欢的事,还能养家糊口,就是幸福。店长档案:老周,奔六上海大叔,从企业辞职后,干过外贸当过房产中介,2005年起因兴趣开店。从民国时期的桌椅到橱柜家具、从老电风扇到30年代美国进口冰箱……置身于小店,就能被或洋气或精巧或怀旧的感觉包围。

  原标题:老上海家具店:眼力就是生产力据《劳动报》报道,“对一个男人来说,干着喜欢的事,还能养家糊口,就是幸福。”开店当老板,老周觉得自由。不过,当初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经营老上海家具与进贤路的气质颇为匹配,更没有想到,后来这里会变成人气小店一条街。邻居们的小店开开关关,而老周依靠精准的选货眼力已经营了11年。店长档案:老周,奔六上海大叔,从企业辞职后,干过外贸当过房产中介,2005年起因兴趣开店。店铺面积:19平方米投资成本:每月租金、人工3万元左右人工数量:2人经营品类:民国时期为主的老上海家具、家电、日用品等月营业额:不确定,浮动较大高度近视无碍“好眼力”2005年,老周开店时,进贤路远不如现在这么红。“离家近,方便,又正好有店面。”当初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经营老上海家具与整条街的气质颇为匹配,更没有想到,后来这里会变成人气小店一条街。两家知名的本帮菜小餐馆带动进贤路崛起,后来陆续也有一些成功的咖啡西餐馆、服装店等业态。“看不到的困难其实也很多,不少门面就是‘开关店’。”一些邻居“过客匆匆”,而老周的“海上旧情”老上海家具店,已经走过11年。从民国时期的桌椅到橱柜家具、从老电风扇到30年代美国进口冰箱……置身于小店,就能被或洋气或精巧或怀旧的感觉包围。抬起头,各种式样的吊灯台灯几乎都亮着,“省得客人看一次就开一次,索性全天开着”,老周还自嘲,“反正我两千度近视,灯开着就开着吧。”不过,视力不代表眼力。“最近天热,几千块的老电风扇卖出去好几台。”经营老家具生意,老周的选货眼光就是生产力。进货怎么才能不看走眼?老周说,仿造货他不收的,然后就是凭感觉靠自己审美把控了。干喜欢的事养家就是幸福所谓凭感觉,里面有必不可少的经验积累。最早接触,还要追溯到老周年轻时刚学会抽烟那会儿,他收了个精美怀旧的老打火机。慢慢地,从小件到大件,因为喜欢,老周家里的家具变成“海上旧情”风。所以,从企业辞职、又干过外贸当过房产中介后,老周最终依照自己的兴趣,开了老家具店。“对一个男人来说,干着喜欢的事还能养家糊口,这就是幸福。”开店当老板让老周觉得自由,他说自己不服管的个性不适合在企业里。即便现在到了奔六的年纪,老周仍是“初性不改”:对进店客人他不会殷勤迎上去,对粗鲁无礼的客人他也会同样回敬。“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随性直率,而陌生人用现在流行语说会觉得我‘高冷’。”他说。老板虽然“高冷”,但并没有把生意吓跑。和进贤路上人气餐馆门庭若市反差强烈,老周店里除了他的伙计和一些熟识朋友来往,平时很难遇见顾客。老周告诉记者,民国老上海家具不是消费品,路过客当然偶尔也有,但主要还是这些年积累的顾客。“喜欢老家具的人,都有点文化品位的。”说到这里,他有些小。每件老家具都在等“知音”不见客人进出,那是不是传说中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每一件老家具都在等‘知音’。”老周说:“至于营业额和利润,真的很难说,有的东西或许售价比进价翻番,有的可能不赚钱就卖了。”指着看起来很普通的一把凳子,老周问记者:“你看这个多少钱?进价4000元,5000元不一定卖得掉。不过真的是好东西,全钢质地的舶来品,还可以机械升降,就看有没有顾客识货了。”和那些有规律的生意不同,“海上旧情”弹性很大,老周手头现金流多了,又遇到好东西,那阵子拿货就多。“粗粗算了下,就现在店里你看到的这些,大概值200万元。”老周笑称自己是没有现金的穷老板:“这盏小小的台灯,就要占我2万元现金;不过真有人来买,我还不舍得,玳瑁装饰的,太漂亮了。”主业外四大爱好:烟酒茶书进货后,还有一道工序是整修翻新:比如沙发,骨架完好,布料表面需要重做重包;柜子,重新上漆翻新……老周卖得都是能使用的老家具,店里他自己日常用,也都是收来售卖的商品。老周雇了个伙计,小伙子店员负责帮他干些搬货运货的体力活。“开店时间长了,外地客人也不少,彼此很信任,照片我发微信上,客人先打款,我们再发货。”老周说,这些事情靠他一人忙不过来,所以租金加上发工资,每个月成本七七八八在3万元左右。除了店员,还有位高大帅气的“小鲜肉”经常出没。“我吃喝拉撒全在店里,儿子每周都会来看我。”在音乐学院上学的小周每星期都会带些学校食堂好吃的点心来看老周。老周的微信朋友圈除了展示店里的老家具,更多透着温情和文艺:骑单的儿子、老友的探望、朋友送的好烟好茶、来他店里“蹭饭”的街坊邻居……在店门口,老周架起一个电子炉:梭子蟹毛豆、葱烤鲫鱼、红烧肉、辣肉面,这些都是他的拿手菜。“不喜欢出去吃,因为我自己厨艺还不错。”“千杯缠夜色,但却余音,无是和鸣……”这样的文字,配着饭后的烟酒照片,“生意人”老周更是一个有情怀的文艺大叔。“除了喜欢老家具,还有四大爱好是烟、酒、茶、书。”